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

为什么很多美国华人支持特朗普?

日期:2016-11-09   来源:装修设计公司

 

    美国大选进入决战阶段,尽管美国主流媒体开足火力抹黑特朗普,但特朗普的支持者仍然很活跃。
    令人意外的是,在特朗普的支持者阵营中,出现了不少美国华人的身影。
    华人支持特朗普,打破了许多既定的思维:第一,美国华人对政治很冷淡;第二,华人如果参与政治,作为少数族裔,也应该倾向于民主党。也就是说,在美国格式化的政治格局中,华人应该天然地被民主党“代表”。
    几十年来,美国华人一直是一个被美国政治界和主流媒体忽视的群体。但是这一次,由于华人不再接受被“代表”的地位,美国主流政治界和媒体开始注意华人的声音。那些敢于打出旗号,公开支持特朗普的华人,特别引起注意。美国公共广播电视公司(PBS)和《洛杉矶时报》,采访了这部分华人,想了解他们支持特朗普的原因。
    但是,在美国主流政界和媒体的政治正确下,并不能揭示美国华人的特殊处境,也不能反映华人的诉求。华人在美国,既不是主体族裔,和非洲裔、拉丁裔等少数族裔也有明显区别。长期以来,华人对传统上是白人党的共和党比较疏离;同时对民主党的族裔政治也缺乏认同,在政治上处于边缘地位。
    民主党的“福利换选票”戏法
    上世纪70年代以后,特别是在里根政府时期,美国转向泡沫经济,放弃了作为实体经济基础的制造业。美国国内的传统制造业纷纷倒闭,在制造业部门稳定就业的工人被解雇,只能转入就业很不稳定的服务业。原来制造业部门的强大工会组织遭到重创,动摇了罗斯福新政以后民主党的基层政治基础。为了稳定票仓,民主党瞄向了底层的少数族裔,转向了族裔政治。配合族裔政治的,是平权政策和福利政策,主要覆盖的是底层少数族裔,包括非洲裔和拉丁裔。
    平权政策(Affirmative Action)始于上世纪60年代肯尼迪总统时期,时值美国民权运动高涨,美国政府为安抚黑人的抗议,相继出台多项法律和政策,规定政府部门和联邦资助的机构,必须录用规定比例的黑人等弱势族裔。
    平权政策,实际上是回避了种族问题背后的社会因素,仅用倾向性政策来安抚弱势族裔的不满。平权政策在实施中,实际就造成相关部门为达到比例要求,不得不大幅降低对弱势族裔的录用标准,造成了对其他群体的“反向歧视”。平权政策从实施以来,一直争议不断。
    非洲裔是希拉里·克林顿的铁票仓,这不仅因为希拉里多次为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(Black Lives Matter)运动背书,更大的关键是希拉里背后的比尔·克林顿。比尔·克林顿号称“第一位黑人总统”,他在1995年决定维持并加强平权政策。
    这一决定,不仅惠及比尔·克林顿本人,帮助他挺过了任内的“拉链门”等丑闻,现在还足以泽及希拉里,为希拉里冲击白宫加分。
    通过平权政策被政府等机构录用的少数族裔,毕竟是少数。大部分少数族裔仍然处于贫困中,需要依靠政府福利为生。民主党的福利政策,对底层少数族裔有很大的吸引力。
    因此,在美国的政治格局中,少数族裔有很特定的含意,即指处于社会底层,先天禀赋不足,缺乏竞争力的群体。平权政策和福利政策,事实上仅仅是一种救济措施,并不能为这一群体提供均等的发展机会。但是,对于底层少数族裔来说,既然缺乏发展机会,也很难向上流动,平权政策和福利政策就是最后的保障。
    在这种“福利换选票”的戏法中,底层少数族裔只能一直接受被民主党“代表”的现实,几十年来一直充当民主党的铁票仓。

    华人更看重自我奋斗

    相比之下,民主党的平权政策和福利政策,在美国华人中吸引力不大。总体来说,华人更看重自我奋斗。
    亚裔移民特别是华人移民,和其他底层少数族裔有重大区别。在人口上,华人要少于非洲裔或拉丁裔;但在教育和收入水平上,华人却要高于非洲裔或拉丁裔,甚至高于美国平均水平,处于中等偏上的地位。
    由于美国80年代以后基础教育衰落,本土培养技术人才成本过高,美国不得不从发展中国家引进人才,来保持经济竞争力。80年代以后,大批在中国完成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技术人才赴美,成为华人移民的主力。
    1949年后,中国对教育进行了超强、超前的投资,保证“有教无类”,这是中国社会革命的重要成果。中国对教育的投资,保证了中国的经济起飞和进一步发展。在美国,华人技术移民,相比其他少数族裔有教育和竞争优势,其实是中国对教育投资的溢出效应。其他未经历社会革命的发展中国家,在教育投资上比中国落后很多,这些国家的移民在美国,也缺乏竞争优势,往往落入底层少数族裔。
    相比于中国的经济水平,中国的基础教育水平远远超过一般的发展中国家,甚至超过了美国的水平。《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》报道,在2012年国际学生评估(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)中,中国(以上海为代表地区)学生的数学、阅读、科学成绩分别是613、570、580;OECD国家的平均成绩是494、496、501;美国是481、498、497。
    由于中国在基础领域的教育优势,来自中国的技术移民在美国很有竞争力。华人移民特别是第一代技术移民,认为凭借自己的教育禀赋和努力,可以保证在美国进入中等阶层。
    因此,主体为技术人才的华人,更看重公平的发展机会,对民主党主打底层少数族裔的平权政策和福利政策,认同度一向不高。特别是近几年来,民主党为了确保在非洲裔中的选票,对黑人的抗议一般都持支持态度,而华人对抗议活动造成的骚乱及治安恶化,感到十分忧虑。这些趋势,都导致华人作为少数族裔,和标榜代表“少数族裔”的民主党越来越保持距离。因为对民主党的失望乃至厌烦,部分华人转而支持特朗普,也顺理成章了。